【逐光】

 #观剪辑有感

#巨型ooc

#全是瞎编


    小树林是个危险丛生的地方,这是无数正道反派泣血留传下来的经验,如果天命不好,哪怕你只是顺路走一趟都有可能领到便当。

    玉盘高悬,泻下微蓝的柔光,未被遮掩的石头略一看去像是铺了层冷感的银,枝叶间传递着光沫,片片的,留下了柔和的白迹。

   小树林偶尔也有它温柔的时候。

    一点月色,勾起了多少的缘份纠缠。

   在这里寻...

18 Jul 2018

脑洞产物,拒绝人参公鸡

【总裁的吃素小娇妻:坏坏老公你别来】

又名

【好奇的人不要伸你的手】/【缎君衡他终于疯了】

简介:

他,是坐拥700000000000亿的缎氏霸道总裁,一手建立了逍遥帝国,一秒钟之类就能够决定一个国家的存亡,他的身边有着数不清的俊男美女,但!他们都是为了贪图他的家财,只有他,他两小无猜的竹马,才是特别的,像能说出“缎君衡你终于疯了”的奇男子,也只有他的竹马,所以他决定,他就算费尽心机,也要得到他!

“楼儿,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

“禅天九定。”

【一】

就这么想知道内容吗你这个小机灵鬼?

【二】

简介与内容不符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三】

由于脑洞太过飞天,...

04 Jul 2018

【守诺是个好习惯】

【一】

   偏科是种是什么样的体验?

 “我们班的学生哪里都好,就是各个都是瘸了腿的掰脚老虎!”

  是老师在台上痛心疾首,口水如雨。

 “总分730,个人总分639,物理35。”

 是重点高中的科技班就在不远,却会被成绩一脚踹开位置。

 不能再继续了。

 楼至韦驮看着黑板上贴着的成绩单,暗自下定决心。想着,转过身打算回到座位上,却倏地撞上了一堵“墙”。他愕然,惯性的后退几步,背抵住了白石瓷片,冰凉的感觉透过蓝白相间的夏季校服传到身上。回去需要洗个澡了,他心想。...


 
 ooc
30 Jun 2018

黑板上乱涂乱画不要学(x),皮这一下非常开心~~,不要介意在下的狗爬字~~

呃.....好像手机看到的有点不大对劲

26 Jun 2018

【寻归】

 

【一】

    入春,历来多雨。林间蜿蜒道路润的泥泞而狼狈,黄褐色土壤露在外面接受山雨的洗礼,不一会儿又溅进了路旁的野草中,青黄衔接,颇为清新。


   啪嗒———,是鞋踏入浅坑惊起水花所带出的声音。顺着伏倒的青叶向上望去,可以看到一抹深色的紫。缕缕发丝从柔软的毛领、衣服间透露的缝隙滑下,垂落,没有遮掩住的小半截白皙的脖颈,光洁的下巴,半阖着的眸,酒红在浓密的睫羽下忽隐忽现。看得出这是一个男人,一个瘦削的、看起来甚至有些文弱的男人。林中的松露沾湿了他那几乎及地的长衫,一路的旅途下来黑靴边缘上...

 
 occ
25 Jun 2018

杂文*occ

 【一觉醒来甚是想念】

  他醒了,抬头,入目是窗外昏黄的天色。清晨还是黄昏?他的意识尚未回笼,只觉得有些赏心悦目。他最近实在太累,以至于翻看书籍时竟然伏在桌面睡着了。手有点疼,脖子也有些酸。他心想。这时一双手从身后搭上来放在了他的脖颈两边,一下一下,按摩的力道恰好,比以前熟练了不少。他整个人放松地往后靠去,那人真的离他很近,柔软的毛领蹭的他脸颊有些发痒。他轻笑,抬眼正好对上那双墨色的眸子。

 “你醒了。”

 

【喝茶不要咬耳朵】

  魅生新学会了一种茶,兴致冲冲的给缎君衡泡了出来。缎君衡低头一闻,嗯~果然是好茶。...

09 Jun 2018

脑洞


    报志愿时,十九和魅生都选了中阴的大学,只有质辛选择了苦境,对于这个行事一向离经叛道的孩子,缎君衡只是叹了口气便随他去了————毕竟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两个人在去往车站的路上走着,只有缎君衡和质辛。中阴的大学开学的时间要比苦境的早,尽管魅生和十九一再表示可以请假,但都被缎君衡无情的驳回了,就连打算逃课和私自请假的计划,也被一一破坏。


    他们出门的很早,天上朦朦胧胧的还挂着零散的几颗星,光芒微弱的像是要消失一样。路灯早在几个小时前就关...

11 May 2018

【他的猫和他的他】

*occ  occ  occ

*猫钓至佛


【一】


虽然当初打算养一只“主子”的时候,缎君衡就已经做好了成为一名辛勤铲屎官的准备,但是看着卧室一片狼藉的惨案现场,他仍是不自主的生出了离家出走的念头。


     “缎大人,你可真是吾的大人啊。”缎君衡痛心疾首的对着罪魁祸首控诉,“你可知道,吾养那盆山茶养了多久了,结果你你你!”


    地上静静躺着白瓷碎片和些许花瓣残骸,混着黄褐的泥土,发生了什么一目了然。...


05 May 2018

【天之厉什么的不干了】

放弃啦

不干啦

当个老大累死啦

尼玛想尽手段对抗佛乡到底为个啥


完蛋啦

欧瓦达

彻底放弃不干啦

等到下戏以后我就打算辞职不干啦


费尽心思和那秃驴斗千年

打来打去他赢后我又赢

山头破碎后零点又刷新

究竟有什么意义


厉族的兄弟登场又退场

说好的同志辛苦用不上

剩下的几个破事又一堆

留我一人苦守营地阵线  没加班费


好不容易坑  那秃驴一身污名身

厉元佛元魔气  结成一个大魔头

来到中阴界  他顺手就要把人送

结果尼玛宙王真的接  转手缎君...

 
05 May 2018
1 2 3 4